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中组部 > 正文阅读

广州高校学生包车搞春运 好线路可赚上万元

发表日期:2021-06-10 19:18  作者:admin  浏览:

  寒假将至大学校园里遍布此类包车卡片,票价比正规客运站便宜很多,因此很多学生都选择乘坐包车回家,却忽略了它的安全性。

  市交委指出包车未经安全检测且没有营运证,存在极大安全隐患,如发生意外很难维权

  寒假在即,记者在广州各高校宣传栏上看到,上面密密麻麻贴满了包车广告,线路遍及省内各地,甚至还有到海南的,广告下方的联系人也均是在校大学生。由于车票价格便宜还可在校门口上车,使得许多学生争相乘坐。

  市交委有关人士对此指出,学生私自租借的车大多没有经过安全质量检测且没有“春运营运资格证”,购买的车票虽便宜却没有保险,一旦发生意外,要维权存在很大困难。据了解,高校学生私自包车营运的情况已引起交管部门重视,他们表示将在必要时联合学校、车属单位、交警、运政等部门进行监管,一经发现有大学生私自包车现象,车主和有关单位将受严惩。

  “梅州车讯:为方便广大同乡回家,××同乡会继续与广东××旅行社合作,豪华大巴,星级服务,单程票价80元,全程高速直达,助你轻松返家。”这是记者昨日在大学城中山大学第一饭堂宣传栏内看到的“车讯”广告。寒假将至,广州各高校的宿舍、饭堂和宣传栏都贴满了各式各样的“车讯”,路线近的有深圳珠海,远的有梅州、潮汕、湛江,甚至还有到海南的。这些车讯的广告纸下面都留着可以撕下来的小纸条,上面写着联系人和电话。记者发现,这些车讯广告大多都是大学生们自己制作、张贴的,并非正规客运站的“车讯”。

  广告上所写的联系人都是某某同学的姓名,宿舍电话及手机,有些广告上还留下了QQ号码,方便有兴趣的同学联系。到了中午时分,学生饭堂门口还有几名学生,不时向过往的同学派发宣传单和小卡片。

  大三学生小陈说:“这些天蛮热闹的,校门前的花基上、人行横道的花坛边,都坐满带着大包小包行李等车的学生。”

  记者在校门口看到,几个男生在候车人群中忙前忙后,车一到,就组织学生上车。短短半小时里,这里就发出了两趟去深圳的车。其中一名男生手上还拿着一本“客户登记册”,上面写满了乘客的名字及联系电话等资料。据他介绍,乘坐大巴的同学要提前联系订位,同时预交押金。

  据了解,这些由广州深圳一些高校学生自主经营的“城际大学专线包车”,一般于周六周日在大学城和深圳大学间对开。“做得长的在这里都有半年多了!周六这里的车更多,有时七八辆大巴挤在这儿专做学生生意。”

  据经营包车业务的学生介绍,只要用学生证,再交一定押金,就可以向旅游公司租车。

  采访中,大学生们纷纷向记者表示,这种包车服务,车票价格便宜不说,而且在校门口就能上车,非常方便。

  在中大第一饭堂宣传栏,记者碰到了正在抄写包车信息的湛江学生小郭。“包车首先是为大家提供方便,不用从学校拎着行李去车站坐车,汽车还可以直接开到宿舍楼下来接你。”小郭还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现在坐包车回湛江单程是90元,省客运站坐车至少是110元,而到了春运期间还会涨到180元甚至200元,你说哪个省钱啊?再说坐包车又省掉了去车站打的或坐公交车的费用。”

  另外,小郭表示,“在广州读书的湛江学生很多,有些同学还可能中学是一个学校的,路上几个小时聊聊天也不觉得孤单寂寞。还有,包车可以自己做主,上下车地点都由我们定。“记者在校园里又随机询问了十来个经常坐车的学生,他们都表示,在校门口等车比较方便。

  但记者调查发现,有的包车既没有车票也没有包车协议,只凭一张收据,有的学生甚至不知道包车车牌号,所以,车主不讲诚信毁约,学生也无法维护自己的权益。同时,很多学生并不知道私人包车是不包括保险的,采访中也几乎没有学生考虑过万一发生意外,如超载、交通事故、晚点等等会有怎样的后果。当记者问及如有上述意外发生时,有同学说:“我坐了这么久都没事,事故不会这么巧发生在我身上吧。”

  组织包车的中大学生小董是潮州人,为方便同乡回家,他做“包车”已经有两年了。“每趟车至少可以赚1800元,寒暑假各出车两趟,收入也就4000多元。但一些客源好的其它线路一个春运下来可以赚一万多元呢。”小董补充说,每趟车一定要凑够人数,否则就要自己掏腰包“补票”。他说自己联系到的是手续正规齐全的省内某大型旅游公司的大巴,为防止疲劳驾驶,每辆车配两名司机,“肯定安全,而且票价比客运站便宜20元~30元,所以很多同学都选择坐我的车。”当记者问到如果出意外怎么办,小董信誓旦旦地表示,“我们和旅行社都是签了正规合同的,如果有意外发生,同学们的利益是可以得到明确保障的,毕竟大家平平安安回家更重要。”

  记者又拨通了一名华南师大做包车生意的同学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一名大三学生。他介绍说,广州到汕头车票票价为80元,比从车站售票要低20元左右,当记者询问是否有保险时,他迟疑了一会说,“保险一般会有的,已附加在车票价格里了。”当记者继续问他包的大巴性能如何,这名学生很警觉地告诉记者,自己的车是从旅行社租来的,跟车站运行的车辆没有什么区别。但他拒不提供旅行社的名字。

  据记者调查,在大学城校园内做“客运生意”大都没经过学校和公交部门的批准,车辆也多是社会上一些非正规营运的车辆,甚至还有一些“黑车”。按运管部门的规定,包车事先都要到当地运管处办理包车手续方可上路,但学生包车很少有主动去办理包车手续的。另外,许多车主为了避开检查和白天的正常发车,将学生包车安排在晚上,给学生人身安全也带来隐患。

  记者昨日就学生包车一事采访了大学城内几所高校的辅导员,他们表示,学校每逢放假都会再三强调学生注意回家安全,不要私自包车,主张学生通过正规途径买票回家,但有部分学生却充耳不闻。对于包车现象,一部分老师认为学校应该在这方面介入进行监督和协调,比如让包车同学向学校提出申请,包车的公司向学校提供运营执照等材料等,也有一些老师认为学校应该严厉禁止大学生自行包车,但从事包车业务的学生不一定是本校学生,作为校方,对这种现象很难管理,学校能做的,只是加强对学生的安全教育。

  记者还了解到,多数学校针对学生返校的问题也向客运部门等进行过协商,希望客运部门能够进入学校开设学生“专列”,但由于沟通的问题,至今仍没有具体的实施计划。

  针对违规营运的问题,记者也电话采访了几大客运站的相关工作人员。省客运站、天河客运站工作人员均指出,私自包车扰乱了正常的营运秩序,车站要求司机不要私自包车,但由于车站没有执法权,对私自营运包车者也无可奈何。

  记者了解到,为方便高校学生买票,省客运站早在半年前就已经在大学城中山大学设立了长途客运联网售票点,但是来买票的人寥寥可数。问及原因,联网售票点的服务人员说可能是宣传不够的原因。

  “如果没有办理相关运营的许可手续,这是不合法的!”记者昨日还拨通了广州市交通委员会的咨询电话,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经营城际线路必须向交管部门申报批准,擅自进行包车业务是不允许的。”他表示,这些从事包车业务的学生并没有办理任何相关的手续,如果车辆在运营过程中出现问题,学生要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存在很大困难。据记者了解,大学城内高校学生私自包车的情况已引起交通部门的重视,他们将在必要时联合学校、车属单位、交警、运政等部门进行监管,一经发现大学生私自包车,车主和单位将受严惩。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乘坐包车多是省内长途方向如湛江、梅州、潮汕的学生。这些长途方向的班车在市区客运站内班次少,学生买票难,怕买票,而且在春运期间票价会突涨,以梅州为例,包车是80元,而市区客运站的价格是100元,春运期间更是上涨到200元。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会出现这些学生自主包车校内卖票的现象了,近几年来,学生自主包车校内卖票的发展势头一年胜过一年,市场也越来越大,归根结底还是学生春节回家买票难,客运部门相关的服务还跟不上。如果每一位学生都能便宜便捷地买到车站正规班车的车票,情况还会这样吗?

  大学城内十万学生群体是个巨大的客运市场,长途车营运部门应当在放假时将市场延伸到大学城,学学铁路部门送票上门、现场办理返程票的贴心服务,通过设立售票服务点,适时开通学生包车“专列”。白小姐开奖结果开奖记录